<address id="fxh53"><th id="fxh53"><progress id="fxh53"></progress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fxh53"><address id="fxh53"><listing id="fxh53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fxh53"><nobr id="fxh53"><progress id="fxh53"></progress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 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

          樸陽:一名鄉村教師的執著與堅守

          2020-11-24 10:17來源:鐵嶺日報社

          【字體:

          樸陽給孩子們上起了音樂課

          偌大的操場,只有一名學生和一個老師,他們仍堅持舉行莊嚴的升旗儀式。原本以為,這樣的場景只在影視劇中出現,而今卻真實地發生在開原市威遠堡鎮中心小學。

          這位老師叫樸陽,扎根偏遠山區執教2600多個日日夜夜。他說,哪怕只剩下一名學生,他也要堅守心中的教育夢。

          大學畢業,扎根農村小學13載

          1982年出生的樸陽,大學畢業后,回到了他的出生地——開原市威遠堡鎮。由于是師范專業出身,2004年,樸陽被分配到威遠堡鎮南城子小學擔任班主任。

          “走進校園,朗朗的讀書聲,悠揚的琴聲,清脆的歌聲,以及不遠處山坡上牛羊的叫聲,好像在演繹著大山深處最和諧的樂章。”樸陽回憶說,也許是那種和諧的聲音讓他對村小學的生活產生了一種向往。

          先后在南城子小學和塔子溝小學執教兩年后,2006年,由于威遠堡鎮中心小學鎮北分校老師缺乏,他臨危受命,來到了鎮北分校擔任老師。

          這一教就是11年。

          鎮北村距離威遠堡鎮33里,有一大半是山路,坑洼不平,坎坷崎嶇,中途還要翻過兩座大嶺。由于地理位置的特殊性,導致“年輕教師不愛來,來了也不愛待”的問題出現。

          樸陽剛到鎮北分校時,全校只有100多名學生,每個年級僅設一個班級,他被分到五年級擔任班主任。

          18名學生,成績普遍靠后。樸陽說,由于大部分學生都是農村留守兒童,缺少父母關愛的他們,心思根本沒用在學習上,打打鬧鬧也是家常便飯。樸陽為此傷透了腦筋。

          “先從家訪做起。”這是樸陽想到的應對策略。那段時間,雨天一腿泥,風天滿臉沙。經過一周的努力,他掌握了學生的狀況后便開始對學生因材施教。一年后,學生的整體成績有了大幅度提高。

          “文武全才”的村小老師

          在農村小學當老師,往往都不只是教書這一項工作。2012年,學校來了兩名新老師。為了解決簡單的吃、住問題,需要拆舊宿舍,建新宿舍。作為學校唯一的男老師,樸陽不停地變化自己的角色,上課時他是老師,施工時他是瓦工、電工、木工。 經過3個星期的努力,新宿舍終于建成。

          為了方便晚間備課,他辦公室更換了日光燈,室外裝上了自動電鈴;對那些破舊的桌椅板凳,他總要不定期維修;農村小學沒有科任老師,他卻給孩子們的課程安排得豐富多彩:體育課上,他教孩子走隊列、做體操、踢足球、打籃球;音樂課上,他教孩子彈吉他、拉風琴、識簡譜;美術課上,他教孩子畫簡筆畫、中國畫、彩筆畫、做手工;他還給孩子們上書法課,他所教的學生都寫得一手漂亮字。

          從事教育16年,其中13年是在偏遠山區小學,樸陽可以說是把自己的青春和智慧都奉獻給了農村孩子。

          鎮北小學旁有一條小河,每年的夏秋兩季河水就泛濫成災,上面的木橋總被沖斷。為了讓河對岸的學生安全到家,放學后他要送他們過河,到了雨季,他得背他們過河。直到后來,河面上有了像樣的簡易橋,才結束了他上下學接送孩子的歷程。

          2006年冬天的一個周末,暴雪連天,學校離家33里地,為及時趕回學校,他冒雪走了4個小時,零下20幾度的天氣里,汗水竟然把他的衣服都浸透了。由于環境閉塞,直到第二天他才收到“雪大停課3天”的通知。因為沒有車能出去,他便用這3天時間到學生家做起了家訪。

          哪怕只有一個學生,也要堅持

          隨著農村家庭對孩子的教育越來越重視,農村小學的學生數量急劇減少。到了2017年,整個鎮北分校只剩下一名學生。雖然只有一名學生,樸陽不僅堅持上課一絲不茍,各種課程開全,還堅持帶著學生舉行升旗儀式。

          “沒有國哪有家,愛國情懷是最重要的,這顆種子從小就要種到孩子們的心里。”樸陽說。

          13年中,他吃住在偏遠山區累計3000多個日日夜夜。他說他喜歡和那些天真、純樸的孩子在一起,和他們在一起學習、生活是一種享受。孩子們的笑臉是最美的圖畫,他們的純樸和善良讓他感動。從他們的眼中,他看到了對知識的渴望、對老師的尊重、對生活的積極樂觀,也感覺到了自己無比重要的價值,這就是他堅守和奉獻的理由,而他本人也先后被評為遼寧省優秀教師、鐵嶺市最美教師和全國模范教師。

          由于長年在偏遠農村,樸陽幾乎與外界隔絕,這對于一個年輕人來說,確實是一種考驗。但在農村小學教書10多年的經歷,也確實讓他受益很大。樸陽說,在他心中,這經歷猶如一盞明燈,照亮了他人生的前進方向。

          鐵嶺日報記者 鄭曉丹


          編輯:韓濤
          無標題文檔